search
Image Alt
大玖設計
/News /書寫墨水與世界主流文化的緣

書寫墨水與世界主流文化的緣

書寫為人類溝通的一種主要方式,隨著電腦和手機的普及,書寫與現今相較為頻繁的溝通方式─隔著螢幕的手機和電腦傳遞文字,書寫文字已經不僅只是一種溝通方式,而是一種有溫度地表達情緒的藝術。

文字的表達在發展早期都是圖畫形式的,有些是以形表意,有些是以形表音,其中有表意文字即象形文字,便是以形表意的文字,雖與同為溝通方式的語音無甚關係,卻與人類的文化和生活息息相關,就讓我們來看看書寫墨水與人類主流文化的歷史吧!

在日本

日本書法,來自蓮花寶座上聖德太子的解說詞。

聖德太子,是日本飛鳥時代男性皇族,推古天皇(其姑母)在位期間的的政治改革推行者。為用明天皇的二皇子,母親為欽明天皇皇女-穴穗部間人皇女(穴穂部間人皇女)。572/1/31-621/3/20 (即敏達天皇元年正月初一-推古天皇二十九年二月廿二(也有二十九年二月初五之說,見《日本書紀》)

聖德太子仿照中國制度,展開改革,即「推古朝改革」,正尊卑、定名分,與中國通交,篤信佛教。於603年制定冠位十二階,依冠位區別官位高低,由中央朝廷授予,以整頓朝廷貴族官僚的身份制度,加強朝廷綱紀。翌年推行十七條憲法,作為朝廷官僚貴族的道德戒條,條文體現中國諸子百家及漢傳佛教思想。四度派遣遣隋使,607年派小野妹子,614年派犬上御田鍬、矢田部造,建邦交,吸收先進文物制度。振興佛教,建法隆寺、四天王寺,亦使建築、雕塑藝術得到進步;聖德太子亦著述《法華經義疏》《維摩經義疏》《勝鬘經義疏》等佛經注釋,亦即三經義疏[,被尊為日本佛教始祖。採用曆法,編纂《國記》《天皇記》等史書,功績頗多。

用蘆葦筆和毛筆使用液體墨水似乎在大約45或50世紀之前的埃及和中國就開始了。這些早期的墨水大概主要是烟灰或燈黑形式的炭,放入植物油或動物膠中,使墨水在紙上幹了的時候不會剝離。

在中國

大約1700年前,中國人作了進一步的改進,做成了固體墨塊,形為棒狀或塊狀,在需要書寫時把墨塊和水混合在一起研磨。在整個東亞地區,人們用毛筆或竹筆將這些墨水用於傳統的書法,現在還經常能够找到製作精美的書寫套裝(裝在錦緞盒子裏的墨塊、毛筆、工具和瓷器)。後來,在西元11世紀,中國發明了木刻版印刷,使用更濃的更膠黏的油墨,比德國古騰堡的活體印刷早約400年。

中世紀歐洲

9世紀羅馬風格的草寫小字來自阿爾昆聖經

中世紀歐洲的抄寫員們首選羊皮紙,是真正的用羊皮加工過的,多用於檔案的書寫,但是含炭的墨水書寫在帶有脂肪的羊皮紙的表面上表現得很糟糕,所以在大約西元9世紀時開始使用鞣酸鐵墨水。遺憾的是,如果組合錯誤,墨水會含有過多的游離酸,這種游離酸會吃掉羽毛筆,但是更糟糕的是會在手稿上留下小孔。

這些墨水通常是由鞣酸與鐵鹽構成的混合物。這些墨水呈半透明的液體狀態,一旦應用在羊皮紙上,酸和鹽之間的緩慢的化學反應留下了黑色的殘餘物,滲透了紙張,留下了永久的標記。添加在墨水中的阿拉伯膠(一種水溶性增稠劑)有助於墨水更好地流動,並保留在紙上。遺憾的是,如果組合是錯誤的,墨水會含有太多的游離酸,這種游離酸會吃掉羽毛筆,可是更糟糕的是,會在手稿上留下小洞。這個問題至今還在困擾著致力於恢復和保護古代手稿的古文籍專家們。在19世紀的大部分的時間裏,鵝毛筆和鞣酸鐵墨水仍然是手寫墨水的標準墨水,被用於許多重要的歷史文獻和文學作品。

在美國

西元1800年美國憲法的權力和自由法案部分可能就是用羽毛筆和鞣酸墨水手寫的。

在近代

在19世紀中葉,就在鋼筆工業蓬勃發展的時期,基於新的氨苯胺染料科技的墨水開始出現,這些墨水就是最現代的鋼筆墨水的祖先。這些墨水可以生產出一系列的前所未有的顏色,而且對鋼筆和紙的腐蝕也小得多。另一方面,這些墨水過去(現在也是)在强光下會褪色,把紙弄濕了會形成汙跡,色彩的强度和飽和度都不如打印機和藝術用的墨水。

在20世紀,墨水製造商學會了創造新的顏色,以及添加殺菌劑、清潔劑和更現代的增稠劑等物質,以改進其產品的效能和保質期。當時(今天也如此)典型的“個人尺寸”墨水瓶可以容納大約60毫升的墨水;大瓶(一夸脫容量的,或950毫升的)被廣泛用作鋼筆上水的墨水池。

回溯到20世紀30年代,第一批一次性卡水鋼筆是由法國的傑夫-沃特曼(威迪文)開發的;從此,卡水的使用變得非常流行,現在還大量地使用在大多數的新鋼筆上。卡水中含有與瓶裝相同的墨水,只不過放在更加方便旅行的包裝裏。購買時可供選擇的卡水顏色通常是非常有限的,購買卡水的墨水是一種非常昂貴的管道。